鸿蒙从iOS和Android各学了一招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体育竞技

鸿蒙从iOS和Android各学了一招 

来源:字母榜 

赵晋杰

普通用户终于等来了上手体验华为HarmonyOS(鸿蒙)的机会。

自6月2日起,包括华为Mate 40系列、Mate 30系列、P40系列、Mate X2等首批机型将率先启动公测。新华社发文点评称“这也意味着‘搭载HarmonyOS的手机’已经变成面向市场的正式产品。

不少媒体将此形容为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统。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业务总裁王成录为HarmonyOS设立了三大定位:

希望所有硬件都能够用一套统一的系统来通讯和沟通,实现弹性部署;

希望消费者操作多端设备时仍跟操作一台设备一样简单,打造超级终端,实现硬件互助、资源共享;

希望开发者写一次业务逻辑代码就能够运行在所有设备上。实现一次开发、多端部署。

这构成了HarmonyOS与苹果iOS和谷歌Android的最大不同。按照华为官方定义,早在2016年内部立项之际,HarmonyOS就是一款面向万物互联时代的新型操作系统,是一款基于微内核的全场景分布式OS。

从PC时代开始,中国企业就不乏为解决“缺芯少魂”而自研操作系统的努力尝试,但成功寥寥。移动互联网时代曾经惊艳一时的诸多手机系统,真正活下来的也只有两个。

华为消费者业务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副总裁杨海松接受媒体采访时,谈到鸿蒙今年规划时说道:“对于一个生态来讲,特别是操作系统这类的底层平台,软件使用量、市场占有率是它能否活下来、能否成功的最核心的因素,16% 的市占率是一个生死线。”

这意味着华为要从Android和iOS牢牢把控的地盘内生生撕开一个口子(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安卓占据全球68.63%市场,拥有约30亿部活跃设备;iOS占据全球30.99%份额,拥有超10亿部活跃iPhone)。

为了渡过 16%这条生死线,华为列出了内部计划表:到2021年第,搭载HarmonyOS设备数量达到3亿,其中华为自有设备占2亿,生态合作伙伴设备数量占1亿。

在2019年确定的“1+8+N”全场景战略基础上,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进一步将“N”细化为智能家居、智慧办公、智慧出行、运动健康、影音娱乐5大生活场景,作为HarmonyOS扩展生态合作伙伴的主要方向。

在向苹果和谷歌要市场的同时,后进者华为开始了“偷师学艺”之路。HarmonyOS的身上兼具了苹果的纵向一体化模式和谷歌的免费开源特点。

2019年8月9日HarmonyOS首度亮相的发布会上,余承东曾列举当前操作系统的三大不足:

Android和Linux操作系统内核庞大冗余,难以保证不同终端的体验流畅;

多终端设备存储越来越多的敏感信息,安全标准变得更高;

软件与硬件强绑定,令跨终端体验难以实现,降低开发效率。

底层架构上面,无论Android还是iOS,都是基于开源框架进行的二次叠加开发,只不过iOS是基于Unix的混合内核;Android则是基于Linux的宏内核。

尽管HarmonyOS同样基于Linux系统,但其却采用了微内核方式,表现在应用层面,就是做到了将硬件功能模块化,可以更大自由度地按需调配组合,就像搭乐高积木一样;用户体验层面,不需要借助App整合,通过系统即可完成直连。

这是HarmonyOS号称自己为全场景分布式OS的底气所在,也是其能一套系统同时支持智能手机、智能穿戴设备、电脑、电视等多终端的理论基础。

但从实现效果上看,HarmonyOS的微内核架构,与苹果推动的多设备互联互通,颇为相似,两者都采用了微内核方式。

王成录向媒体解释到,“我们和苹果最大的不一样是,苹果是封闭的,鸿蒙则会开放地做,与所有可能的伙伴一起,把鸿蒙生态做成功。相当于说我们又有苹果的优势,又有华为的优势。”

学习苹果微内核架构是其一,华为对其一大创新是进行了模块化解耦,余承东演讲中提到,这“是鸿蒙OS实现不同设备弹性部署的关键。”

HarmonyOS能够从GB级别电脑手机适配到KB级别小型智能家居的原因也正基于此。

做一个新的操作系统,最关键的弱点是什么?余承东两年前给出的答案是“生态”,“这是苹果iOS和谷歌Android的优势所在,也是各个操作系统死于非命的重要原因。”

在HarmonyOS发布会上,王成录再提生态,并重点提及了开源联盟——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(以下简称“基金会”)。

经历过Android崛起的网民对这一幕应该似曾相识。2005年重金完成收购后,谷歌联手65家全球顶尖手机制造商、软件开发商、电信运营商和芯片制造商,于2007年11月5日成立开放手机联盟。

Android成为该联盟中基于开放源码许可证的旗舰软件,谷歌联合盟友共同研发改良Android系统,开始与其他系统如iOS、Windows Phone、Symbian展开竞争。

免费、开源和盟友成为Android崛起的三张王牌。在HarmonyOS上,华为也开始有样学样。

2020年9月,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获捐OpenHarmony开源项目后宣布开源,并组织各方力量对项目开展共建,于2020年12月联合七家志愿共建单位成立了OpenHarmony项目群工作委员会,七家单位分别是博泰、华为、京东、润和、亿咖通、中科院软件所、中软国际。

6月初,基金会正式发布OpenAtom OpenHarmony 2.0 Canary,开发者可通过开源社区Gitee 下载完整代码。

王成录在接受酷玩实验室采访中提到,搭建HarmonyOS生态,华为内部拟定了三条策略:第一,靠7亿部自有华为手机;第二,靠外部第三方生态合作伙伴,主要是智能家居厂商;第三,靠开源的基金会。

根据发布会最新数据,HarmonyOS上面可以下载的常用高频应用已有300+,另有1000+硬件伙伴、50万+开发者正在参与到鸿蒙生态建设当中。

但相比Android 2000万开发者,iOS 2400万开发者,HarmonyOS差距鸿沟依然巨大。

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、前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在回答“鸿蒙如何渡过‘生态关’”问题时,认为“做生态的难度堪比造原子弹”。

这不仅需要汇聚尽可能多的开发者,还需要构建新的商业生态。王成录3月份接受晚点LatePost专访时分享过一组数据:中国应用市场下载使用排名前200厂家中,确定做HarmonyOS方案适配的有70%。

剩下30%在顾虑什么?王成录给出的答案就是“有可能跟他现有的商业有冲突”。这些厂家开始担心开发了基于HarmonyOS的应用后,自家App会不会没人用了?流量会不会被华为截胡了?

在商业模式方面,杨海松曾对外讲过目前HarmonyOS能为硬件伙伴创造的三个价值——做好产品、卖好产品和运营好产品。“做产品”环节,HarmonyOS提供开源的免费版本,对于产品质量、技术支持要求更高的厂家,HarmonyOS会提供商业发行版模式;“卖产品”环节,华为提供线上、线下渠道,收取渠道佣金;“运营产品”环节,HarmonyOS提供联合运营模式,双方分成。

而决定更多厂商用不用HarmonyOS,还有另一个原因,即王成录口中的“你做的东西是不是像你说得这么好”。

尽管HarmonyOS率先发力IoT万物互联时代操作系统,但作为排头兵的苹果和谷歌并非闲着。

IDC数据显示,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已连续4年下滑,在移动互联网之后,IoT已被认为是下一个更大量级的机会。

谷歌在2016年启动了围绕微内核技术的操作系统Fuchsia研发,苹果CEO库克在2020年WWDC发布会上重新定义了未来苹果系统的核心竞争力,即多设备底层的融合互联,同样加码IoT解决方案的未来布局。

王成录曾谈到苹果的这一选择,表示“非常高兴鸿蒙的目标和实现方案,与苹果定义的方向几乎一样,都是多设备在底层的融合互联。”

谷歌也在明显加快布局IoT的脚步。5月25日,谷歌向市场推出了正式版Fuchsia OS,首款支持设备从Nest Hub开始。

谷歌Fuchsia OS项目技术负责人Petr Hosek当天发推庆祝新平台的发布,表示“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,我们发布新操作系统啦!”

彭博社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,谷歌内部正在实施一项新的三年计划,希望Fuchsia OS首先应用在智能家居设备,收集用户和市场反馈后,有望在2023年大规模扩张到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,未来甚至不排除替代掉Android的可能性,

最新的消息是,三星已经开始与谷歌合作开发该项目,韩媒猜测三星可能会成为最先抛弃 Android而改投Fuchsia OS阵营的手机厂商。

站在IoT产业升级转型的历史窗口,华为迎来了一次与苹果、谷歌在操作系统领域掰手腕的良机。但这个时间窗不会太久,就像杨海松所言,HarmonyOS当前最大的挑战是时间与规模的剪刀差,留给它生态构建的时间只有一到两年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